空难与瘟疫

东方文化一直有一个传统美德–尊重师长,也就是重视阶级,这观点根深蒂固的流淌在我们的血液里。下官必须服从上官的命令,整个体系上下都以此为尊则,维护上官的权威性,不论是专业领域还是管理岗位。这一直大韩航空事故率最高的原因之一,其中8509航班空难的主要原因更为突出。

在1999年12月22日18时38分,起飞55秒后,大韩航空货运8509号班机在下倾40度、左倾90度、航速250至300节的状况下撞向地面。飞机最后坠毁于靠近Great Hallingbury的哈特费尔德森林(Hatfield Forest),无地面人员伤亡,但机组4人全员罹难,包括一名随机的大韩航空飞机维修技师。
经过英国航空事故调查局的调查原因是:不良的驾驶舱文化。
由于飞行计划的原因让大韩8509号航班延误起飞,使得朴得圭机长相当不耐烦,副驾驶尹基植保持缄默,以维持和机长关系的某种平衡。但是驾驶任何机型,机组成员之间必须有默契的配合,关键的时候有效的沟通能够解决很多安全隐患,独裁者的出现会打破这一安全规则。当机长操控飞机向左推的关键时刻,他面前的姿态指引仪并没有转动,他心存疑虑却仍然操控飞机继续向左倾斜,一直提高倾斜度数。
  飞机工程师知道飞机状态以至极限,并提醒机长飞机一直在倾斜状态,但是朴得圭机长忽略了所有的警示。更加糟糕的是,在缺乏目视参照物的情况下,他感觉不到所处的险境。此时的尹基植如坐针毡,在当时的气氛下,他宁愿死亡也不肯选择和机长有潜在的冲突。这个机组成员并不是一个有效的团队,而是一名军事长官带着几名下属,最后飞机以接近90度左倾下俯冲,超过时速400公里直撞地面爆炸。

专业领域里,上下级都采用了固化阶级思维,绝对的服从上官指令,而忽视客观事实存在和发展,必然会造成上管主观不能控制的事件。轻者就是官员说大话,变成一个空口号。比如“五年平辽”,结果皇太极直接打到京城城墙下面。重者就是机毁人亡,或者下官为了绝对的付出,而敷衍作弊。比如“3日”。

参考: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4%A7%E9%9F%93%E8%88%AA%E7%A9%BA%E8%B2%A8%E9%81%8B8509%E8%99%9F%E7%8F%AD%E6%A9%9F%E7%A9%BA%E9%9B%A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