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停服背后利益暗战:不应否定成年玩家利益

 
在ChinaJoy展会上举牌对魔兽表示关切的女孩。用现在流行的
话说,这位MM举的不是牌子,是寂寞。张劼 摄

  7月27日,上海,ChinaJoy展会最后一天。

  13点40分左右,两名穿着惹火的女孩手举制作粗糙的标语牌,突然出现在网易和九城的展台中间。标语牌上大书“魔兽,你在网易还好吗?”在保安人员将两位女孩“请出”展馆后,此前甚嚣尘上的“魔兽玩家聚众维权”传言最终烟消云散。

  这与一款叫魔兽世界的网络游戏有关。这款由美国暴雪公司开发的游戏,目前有1200万玩家,其中约500万来自中国大陆。今年6月,其中国运营商从九城变更为网易,并于6月7日停服。

  在停服53天后,历经众多利益主体或明或暗的博弈,500万魔兽玩家终于能“回归”虚拟世界当中。

  玩家:我们没想用过激手段维权

  “这个群体虽然有至少500万,但我感觉,玩家的平均素质是比较高的。”杨钰看着记者,认真地说。

  从魔兽帖吧出现“贾君鹏神帖”的24万“为了寂寞的跟帖”,到ChinaJoy上两大游戏运营商首领的口水对战,魔兽世界这款游戏,似乎总与争议相伴相随。

  现年31岁的杨钰对这些并不太关注。与此前略显频繁的跳槽经历比起来,他生活中最稳定的大概就是玩魔兽了。身为会长的他,现在正率领整个公会奋战在魔兽世界的台湾服务器上。

  “很多大公会都去了台服,大陆这边没停服就去了。”杨钰解释说。“所以大陆停服的影响面肯定不会有500万那么广。很多人在台服玩就没打算回来。”

  网络游戏大概是全球化最彻底的行业。玩家消费本国产品不爽了,可以去同文同种的台服;外语水平有一点基础的,去美服、欧服甚至日服都可以,互联网无远弗届,流通其上的产品也不受关税、运输等因素限制。

  魔兽在大陆的停服但这对杨钰这样的玩家并没有太大影响。魔兽是一个团队性很强的游戏,只要几个骨干决定去台服,公会的大部分人都会一起去,大家配合惯了,而且每个人在公会都有自己的“工分”(DKP,依据上线时间及贡献度建立)。离开公会的人只能参加“野团”,DKP也将被清零,在重视团队合作的魔兽游戏里,这种损失算是比较惨重的。

  “但是很多玩家因为种种原因还是愿意留在大陆玩儿,一个本来正常运营的游戏,仅仅更换一个代理商,就要停服几十天,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谁想起来都觉得不舒服吧。”

  尽管魔兽停服、审查的各种公开、小道消息占据了各家媒体的显著版面,但内容充斥的都是企业的商战、各种形而上的争论,鲜有关注到玩家游戏权利的讨论,而这恰恰是很多玩家关心的问题。

  杨钰的这个说法得到另一位资深玩家“老德”的肯定。“凭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我们也是消费者,我们也有知情权。”

  “老德”没想到的是,当6月28日晚间他把这样的想法公布到某语音平台后,一小时之后便聚集了数千人。据杨钰说,当时的语音频道就像个大广场,大家争相发表演讲,气氛热烈。

  “老德”很快将维权从激情转移到理性。就自己的做法是否合理合法,他咨询了律师和公安机关。在整个维权过程中,老德和他身边的大部分支持者一直在多个平台上强调,我们只是维权,不是捣乱和破坏。在整个“玩家维权”的过程当中,令人担忧的“骚乱”、“起哄”等事件也并未发生。最引人关注的“聚集”,不过是前述ChinaJoy上那两个女孩的走秀。

  即使这样,玩家群体也仍然引起了舆论的关注和争议。在一些媒体中,“网瘾”“暴力倾向”与“魔兽玩家”等同起来。当被问到“怎样看待网游玩家认为他们的消费权受到侵害”这个问题时,华中师大特聘教授陶宏开回答:“我们看是什么样的消费权。毒品呢、摇头丸呢,有消费权吗?如果消费对广大青少年成长不利,对社会的和谐构建有害的话,我们要坚决反对。”

  说到这个问题,杨钰倒显得不那么激动。“他的话漏洞太明显了。关键在于,要搞清楚中国500万魔兽玩家里,才有多少青少年?维护青少年权利,这事我们都认可。但就算不让青少年接触这个游戏,我们成年人总有权利自行选择吧。”

  “其实争论这些没什么意思。”对各类内容制作很在行的杨钰又补充说。“对网瘾的争论偏离了主题。网瘾没有医学定义,严格来说,一切打着‘戒网瘾’、网瘾防治牌子的行为都是伪科学;你从来没有看到有人治疗‘英超瘾’‘NBA瘾’的吧,这是一个道理。所谓的网瘾防治,不过是一些商人的噱头。我们真正关心的,是为什么一次简单的换运营商,会导致游戏中断了50多天。运营商他们在做什么?”

  运营商:替巨头打“代理人战争”

  运营商在做什么,是媒体最关注的话题。网易的魔兽项目负责人李日强对本报记者表示,自6月7日原运营合同到期起,“网易就提交了申请。这份申请提交给了两个不同部委。因为这是一款关注度比较高的产品,所以政府部门比较谨慎。新闻出版总署同意我们在7月30日进行内测,目前在整个审批的流程里差不多还少最后一步。我们修改完的结果,版署还需要进行最后的检查,看是不是符合要求。”

  但实际过程似乎远没有李日强说得这么波澜不惊。仅在6月一个月之内,原中国大陆魔兽运营商九城就分别以财产损害赔偿、商业诋毁、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和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纠纷等案由,四次将魔兽的生产商暴雪公司告上法庭。九城CEO陈晓薇公开在ChinaJoy展会上表示,曾实名举报了网易的违规行为。这一举报,被解读为魔兽审批时间延长的关键之一。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网易与暴雪在香港合资成立了暴网公司,向上海网之易公司提供技术支持;后者为网易CEO丁磊个人拥有的公司,负责在大陆运营《魔兽世界》。而通过暴网、网之易两家公司的“投票信托代理协议”,暴网可以实质控制网之易的运营。作为这个链条的最关键一环,作为合资公司,暴网的CEO、CFO、CMO均由暴雪任命,董事会中,暴雪也占有多数席位。

  我国尚未允许外资独资或合资企业在中国运营网游。由于网易尚未开始运营魔兽,因此暴网、网之易的这种链条安排,是否能达到以合资公司运营网游的目的,尚无法定论。但看到这一点的九城,却不愿意放弃机会。陈晓薇在ChinaJoy上发言说“九城在和暴雪谈判的前期,暴雪也是希望我们成立合资企业来运营魔兽世界,但我们被告知我们不能这样做。现在我们向政府举报,这种行为是事实上以合资公司的形势运营暴雪旗下的若干款游戏。九城向不止一个政府主管部门举报了这个行为。”

  尽管九城与暴雪之间剑拔弩张,但它们进行的不过是“代理人战争”。其实质是另外两家跨国游戏巨头“旧恨”在中国市场上的一种延续。从2007年5月电子艺界(EA)投入1.67亿美元购买九城15%股份开始,这样的结果就已经注定。唯一的悬念只是暴雪会选择哪家公司作为其在中国的代表而已。

  EA和暴雪是目前全球游戏产业最为顶尖的两家公司,年营收都接近40亿美元。两家公司的收入相加,超过游戏开发领域内所有二线开发商的收入。出于这样的原因,两家公司高层不止一次在各种场合爆出口水战。

  在单机游戏领域内,EA拥有多款优质产品线,但在网络游戏领域起步晚于暴雪,但布局节奏明显高于只拥有一款《魔兽世界》的暴雪。2009年4月,九城代理的EA作品《FIFA online2》开始测试;随后EA另外两款网络游戏产品《极品飞车online》、《战锤online》即将登陆中国市场的消息甚嚣尘上。对于两家开发实力不相上下的公司来说,EA明显希望通过更成系列、更规模化的后发制人挟制暴雪。

  在这样的情况下,暴雪似乎找不到任何理由保持和九城之间的合作关系,而把已经与自己成立了合资公司的网易晾在旁边。毕竟对于中国这片全球最大,同时“准入制度”也最为严格的网络游戏市场来说,本土合作伙伴和自己的“立场一致”才是保证收益最根本的条件。

  公平地说,中国网游厂商并非鱼腩部队。随着中国市场的不断扩大,本土企业在利益链当中的排序已经越来越高。盛大在传奇争夺战中先败后胜,直到反攻收购韩国公司;2007年开始,自主研发网络游戏在国内市场上的发展速度开始超越来自韩国和日本的游戏产品,本土一线运营商在面对韩国开发商时的地位也开始明显提升。尤其是在进入2008年之后,随着金山、搜狐畅游等新一代游戏公司的蹿红,资本充盈的本土游戏运营商开始迎来新的发展空间。

  但开发能力方面的薄弱依然掣肘。一些玩家将韩国游戏称为“泡菜”,嘲讽其只需要投入时间,就可以“泡”出成就。面对这样的游戏,中国游戏厂商反攻时心有余力。但面对创意、资本、运营能力和商务手段均横行全球的欧美厂商,就算强势如网易,更多时候依然有“仰人鼻息”的感觉。“魔兽世界”在全世界的1200万玩家中,中国大陆的500万玩家占将近一半份额,中国厂商的发言权却与此极不相称。这些差距,也许不是几场诉讼、几个规定就能消除的。尽管,现在对于网游这个行业的扶持与管理力度,已经远远超过几年前。

  监管层:行业协会监管缺失

  “我当年亏钱做联众的时候,到处想找个婆家都说不归我们管。”联众游戏创始人之一、资深互联网专家谢文说,“现在游戏产业做起来了,审查一款游戏比审查电影还复杂,工商、税务、团组织、妇联全在其中,谁都能管。魔兽玩家维权这件事情,没有明确的责任人,最后就是无解的。主要是一个游戏规则建立的问题,表明管理体制的漏洞。”

  按照当初负责审批《魔兽世界》的新闻出版总署专家辛晓征接受央视采访时的说法,当初对网络游戏的审核实际上就是“三位专家拿着游戏账号和密码进入游戏”、“仅仅局限于基本框架”,这样的审核方式“缺陷非常多”。

  按照目前文化部和新闻出版总署“交叉管理”的制度,深入了解产业和产品的专家还没有充分参与其中,某种程度上也是造成“有很多问题的游戏在通过审批开始运营很长时间才被发现”的尴尬。

  “当主管部门很懂得行业的时候,决策的质量就非常高。但另一些主管部门发文随意,看得我们啼笑皆非,结果最后又落实不下去。企业的决策,市场来打分,那政府的决策呢?谁来打分?”

  这样一席话为搜狐CEO张朝阳在新闻出版总署组织的Chinajoy高峰论坛上赢得长达一分钟的全场掌声。

  “监管体系不完善”已经不止一次的出现在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各种场合当中。按照知名互联网专家,正望咨询创始人吕伯望的说法,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让非专业的人去进行专业的审核”,以及“各权力机构之间根据自身的利益而不是行业的发展需求制定政策”。

  “在审核这个层面上,听证会的制度或者说行业协会的参与制度一直是缺失的。”吕伯望说,“应该考虑由各家主流的企业、独立专家、玩家三方抽调人才,组成外围的专业评审团队,配合政府主管部门进行游戏的审核。在欧美,无论是游戏分级还是企业的日常监管,都是由行业协会完成的,政府只起引导、制定规则的作用。在这种专业团队的配合下,不但很多信息不对称的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同时很多潜在的漏洞或者负面影响也能更早被发现。这样的制度可以很大程度上分担掉原先交叉在多个部委之间的一些工作,最后实际上由一个部委来决策和执行就可以了,也能够解决掉交叉管理所带来的弊病。”

  似乎是在验证吕伯望的建议,主管部门也在朝这个方向努力。2009年7月1日,新闻出版总署下发《关于加强对进口网络游戏审批管理的通知》,规定“新闻出版总署是惟一经国务院授权负责境外著作权人授权的进口网络游戏的审批部门,如发现有其他部门越权进行前置审查审批,违法行政,有关企业可依法向国务院监督部门举报或提起行政诉讼。”

  随后,文化部、新闻出版总署先后在7月21日通过了网易运营的“魔兽世界”于7月30日开始内测的请求。(新京报)

1 thought on “魔兽停服背后利益暗战:不应否定成年玩家利益”

  1. 我曾经也试过叫朋友来玩..别人到后来就丢我两字.不会.我说怎么可能.这游戏怎么简单.我玩的怎么好.在网吧..别人看见我的帐号..知道我的.投来的是崇拜.不知道到我的但如果他是玩WOW的.他会认为我是盗号的.看见我玩之后.也会崇拜我.但是在现实里那些不玩WOW的.投来的目光是鄙视7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