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开

素年锦时

不再兼容IE8及其以下浏览器

最近更换VPS的时候顺道更新了整个wordpress 的themes。
这次直接基于官方默认的themes上做修改,主要是把老的风格做了近一步的优化,显得更加简洁和接近扁平化风格。官方themes是HTML5书写的,所以比较完美的支持多个客户端情况,不过同时他也放弃了IE8及其以下版本的老IE浏览器。
本来想自己增加一些兼容性代码,让其支持IE8,但是因为调试环境都没,每次都是线上直接调试,又麻烦又费事。而且,blog 一直都很清淡,就算关注blog的也几乎是mac用户和前端同学,那么 IE8 算个啥,就让他消逝在风中吧:)

PS:
IE11+win10 也是够了,如果不加入强制使用当前版本渲染,那么他会拿IE7来渲染,并且,晚上给的 代码还是不支持IE11的,需要修改为如下代码:

,content="IE=edge" ,而不是content="edge"

想回到从前

想再回到黑暗海岸,见见那个拿着遗孀坠饰矢志不渝的德鲁伊。

想再陪着那个瞌睡德鲁伊再去一次阿斯特兰纳

想再到夜色镇和守夜人并肩作战,并一点点解开洛丽塔的秘密

想再到荆棘谷和对岸的沙漠探索那些失落的文明

想再护送一次元帅回暴风城,想站在暴风门口看着黑龙头被挂起justice will be done 让圣光再次照耀我们

想再到斯坦索姆和通灵学院与过往的生灵聊聊天,与瘟疫之地的隐居者谈谈正真的荣耀和正义

想再提听狮王之傲酒吧里吟游诗人冬不拉悠扬的旋律,想在听听暴风城英雄们的战歌,想再听听奥山平原的冲锋号!

可荏苒之间我已长睡在月光林地的湖心中,做着一个也许永远不能醒来的梦。

还是想问问现在的你还好么,是否你还是当年泰达希尔树下闪烁着冰晶的小精灵还在无忧无虑的转悠着。是否还是那么的义无反顾,是否…哎,还是愿艾露恩永恒光芒与你同在吧

土豆那些 Fun Things

Aether 同学以前在内网上写的,现在抄录下来:
你可能不知道的好玩的事情
好玩的事情就更多了

关于畅饮
咖啡、可乐、七喜、美年达、冰红茶还有啤酒 ,任何时候,冰箱里面都充分的储存,大伙儿随意拿。
如果冰箱没了,找前台MM说一声,很快就有了。

关于办公室装饰
在土豆,啥都可以搁在桌上,放你看着舒服开心,自己喜欢的东西。墙上有大片的空白,这些墙上不能涂鸦,但是你可以随便挂你喜欢的壁挂,超大幅照片和各种油画国画字帖,随便啥都可以,比如海报或手绘品。
当然,就是如果大家都不喜欢,那也要尊重大家的意见。
每个人都有100快钱的报销份额去买自己喜欢的装饰品放在桌上,没有执行过这个权利的,任何时间都可以兑现。

关于土豆的天台
土豆除了一楼和二楼,还有露台和天台,分别位于三楼和四楼。
任何时候,你想放风,去溜达溜达,散散心,找前台的妹妹们要下钥匙就行。

关于郊游和派对
每年的春天和秋天,大家都会一起出去找个地方玩儿,从最开始的一辆面包车,到一辆大巴,以后会更多,这是只有土豆的自己的参加的活动。更为著名的是每三个月一次的狂欢派对,畅饮的各种酒精或饮料,音乐和灯光,从到处来玩儿的土豆的朋友们,好好玩,别错过。
而在这公开活动的背后,隐藏一个庞大的杀人集团,千万不要有兴趣,他们会主动找上门来的。

关于食堂
如果你饭菜吃完了,还不够,是可以随便添加的,不用问了。但是别浪费。

关于涂鸦
凡是已经有涂鸦的墙,有兴趣的话,可以一直涂下去。

关于宠物
可以把自己心爱的宠物带来让它们到处溜达-猫除外,它们会抓坏我们的不少东西。

关于游戏机
土豆有PS2,XBox和WII,都是开放给大家玩儿的,上午11点17分以前晚上19点以后,想玩儿的话就找找。唯一值得注意的是,玩儿WII的时候千万记得:
1.相互之间的距离要足够远,否则会砸到对方;距离电视机也远点,你砸坏它还好,它砸坏你就难说了。
2、手柄的细带一定要绑好,因为没有抓好飞出去我们已经报废了几个手柄了,都是钱啊。

市井的阴谋论

酒足饭饱后谈资的好素材又多了一个,那就是 三里屯的 uniqlo 试衣间 自我炒作事件。
阴谋论从来都不会缺少市场的,反正:遇事不决,量子力学;解释不通,穿越时空。高科技美国人干得, 太高科技,外星人干的。

Farewell Tudou

曾经很多时候,我都会一厢情愿的在想就这样愉快的按部就班的工作下去,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十年……可是不可避免的,种种客观的主观的原因,在来到这个大家庭已经四年多的时候,不得不和大家说再见,提前离开了。

也许,四年对于我们漫长职业生涯来说不算什么,但正如大家经常所说的快乐永远都是短暂的同时也是最珍贵的,正如那刹那间划过宁静夜空的流星,如此灿烂,如此的记忆犹新。还记得,我拿着入职相关材料去南苏州河边仓库一脸青涩的接受HR各种询问。还记得,我们一起在永新办公室,周末痛并快乐着的加班。还记得,为了项目上线抱着睡的大萝卜抱枕,公司里面的到了深夜比什么都顺眼的沙发。还记得,一大群直来直去的人去崇明岛放开心灵没有太多顾忌的骑单车短途旅行。还记得,项目最苦最困难的时候,去茂名路蓝蛙酒吧相互吐槽。我们一起在南锣鼓巷、后海酒吧里面的欢颜戏语,在茶水间饭前饭后的各种小玩笑,仍在耳边环绕。

曾经送别了好几位老同学,好朋友,现在终于也轮到我自己了。本来还有很多的话想说、想写,可是发现很多同学已经比我还早离开了。我们共同经历初创的艰难,一步步走向繁荣的喜悦。过去的点点滴滴对我来说,都如此的弥足珍贵,可能我们不是亲人,不是红颜,也可能不是知己,但是我们都是一个战壕出来的里面生死与共的战友!

引诗一首至我们的在土豆的逝去的青春: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Everything that has a beginning has an end. 导演的这个舞剧谢幕了,正如logo一样我笑出了眼泪花,farewell!

下个征途也即将开启,让我们去翻开新的乐章吧。

和父辈不同理解的-我的游戏线

和父亲在电话里面的争持起来,我突然冒出一句我就玩游戏混出来的。回想起来,我现在做的行业以及现在所用的技能还真的是从游戏作为起点或直接或间接学习到的。

我应该是玩了westwood的《红色警戒》开始系统的接触电脑。还清楚的记得一个偶然的情况发现安装目录里面有个ini 配置文件,可以改修建时间,金钱等等游戏内部数据。从那里开始慢慢开始了解win系统电脑的处理流程,也从ini文件修改到regedit,sys文件。再然后,一个偶然下光驱挂了,从那里开始知道如何装系统,也开始第一次打开了电脑机箱……

也是玩《星际争霸》的时候,认识了另外一个硬件强人seawinds。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在电脑城一起淘二手CPU,改造散热系统,对CPU针脚进行从新改线, 修改bios数据,对N卡的电路以及rom进行修改让其变成专业显卡,更换内存颗粒,电容等。 后来这小子迷上了摄影,买了单反……

在玩《精灵》这个号称国内第一款3D网络游戏时候,认识了Aether 和 Gramtia ……,然后开始对网页感兴趣。然后进入计算机协会……

再后来就开始和 Alick 任大腿 一起玩 《暗黑破坏神2》……

卡片机、单反、微单、手机

不少人问我到底是买什么相机好,是不是需要买微单,我就只说说我的看法。

卡片机,在我看来就和当年的DVD一样的,论画质不如单反,论功能不如手机。肯定是要被取代的。 即时是现在开始添加 wifi功能,滤镜功能,以及MP3,上网功能。

微单,我的感觉现阶段还是有点不上不下,如果这个价格效果提升严重不值。如果拍摄的时候稍微不注意拍出的照片和卡片机没啥很大的区别。除非更换镜头,但是更换镜头,费用和终端单反差不多了,而且失去的轻便型,很重的镜头效果稳定拍摄也成了很大的稳定。当然比较宽裕,轻便性是第一位的,又不想去开PS等软件微单还是可以考虑的。

说到手机,不得不说下当今拍照的理念变化,以及代表事件美国老字号柯达公司的的破产。根本原因是现在拍摄的理念不是纪念为主,而是重在分享认同。随着感光材料的技术提高,以及app的兴起,手机拍摄可以在flickr 看到这种曲线增长的显著变化。贴几张全用手机APP以及照相出来的照片。

小情节 购买coda

或许是对以前做代码的怀念吧,有点闲钱而且正好coda打折的时候购买了
可能是转入mac阵营开始就开始有那么点小情节,如果软件是非常好同时价格也很合理,我会抽机会买入。
在我看来,这也是对美丽的公主以及码农们的尊重,不想成为以前听到的一句话里面的人:第一个做盗版的恰恰是程序员。同时我可不想看到健壮性很差的win平台,因为大家都知道做付费软件不能赚钱所以就免费软件吧,里面插入广告,插入各种收集隐私的代码。

折腾RetinaMBP for DiabloIII

昨天晚上更新了下我的 Retina mac book Pro 到10.8.2. 第二天,去AH瞎逛看看有没有小明什么的,结果发现整个游戏奇卡无比。

开始还以为,一定是显卡自动切换出了bug,未能切换到 GeForce GT650M上,还在使用集成显卡。 于是重启电脑,检查system Prefernces 里面自动切换是否正常。发现设置一切正常,为了检测,还专门下载一个手工切换小软件来强制切换,最后进入D3,结果还是很卡FPS10都不到。

这个时候,我都以为,整个显卡是不是坏了,或者驱动崩溃,查询日志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又神经兮兮的去下载一个显卡测评软件来跑分测试,结果一切正常……

在崩溃的边缘终于还是想到了万能的google大神搜索了下,在bz的官方论坛找到原因,才知道,原来是更新10.8.2后,需要重置SMC,因为firmware升级过了……

http://us.battle.net/d3/en/forum/topic/6606352204

真是虚惊一场。